hg0088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0|回复: 0

“希望你们那里的冬天 少一点寒冷”(组图)

[复制链接]

549

主题

549

帖子

190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07
发表于 2017-11-14 12:50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  —摘自夏淑琴所写祭文
  本报记者 崔晓 冯芃摄
  从今年起,每年的12月13日,国家都要为你们在内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国家公祭。外公外婆、爸爸妈妈、姐姐和小妹们,请安息吧!希望你们那里的冬天少一点寒冷,和煦的阳光将照耀在每个人的心上。”
  部分遇难者的照片,悬挂在“万人坑”遗骸陈列室,参观者悼念。
  经常忘事的耄耋老人,却永远忘不了亲人被杀害的情形
  ……
  “我是战后第一位踏上日本国土、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。”夏淑琴说,只要还活着,她就要将这段亲身经历讲述给每个中国人听,让他们知道“弱国就要挨打”的道理,还要讲给更多的日本人听,让祖辈的教训不再重演,让和平的种子在他们心中播撒。
  “我已经写好了家信,想告诉我的母亲我们现在的生活状况,希望她能够安息。同时也请她放心,国家没有忘记南京大屠杀死难者,今后每年都会进行国家公祭。”80岁的佘子清身体硬朗,已经在纪念馆做了十年的志愿者。他说,馆内有一排幸存者的铜版“脚印”,其中就有他的。每当他看见学生来参观时,他都会跟他们讲解这段历史,只要不是雨天,给人讲解到这里,他都会脱掉鞋子,双脚踩进自己的脚印里。“希望年轻一代勿忘国耻,振兴中华,努力使国家富强起来。”
  从12月1日开始至12月20日,16户家庭将通过上香、献花、跪拜、诵读祭文或家信等多种形式,参加此次家祭活动,悼念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亲人。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,活动的举行既是对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控诉,同时也是缅怀先人,祭奠亡灵,通过家庭式祭奠活动让历史传承,让南京大屠杀的悲剧不再重演。
  夏淑芳、夏淑兰、夏淑芬……在冥思厅入口,夏淑琴7位遇害亲人的名字镌刻于黑墙之上。
 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代表夏淑琴及其子女,向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亲人献花。 本报记者 崔晓 冯芃摄
  85岁的夏淑琴一家,四代6个人同来祭奠家人
  遇难者遗属在纪念馆做志愿者,给参观的学生讲解历史
  “外公外婆、爸爸妈妈、姐姐和小妹们,你们好吗?多少次在梦里与你们相遇,我多么渴望再吃一串外公外婆给我买的糖葫芦;我多么渴望再次聆听爸爸妈妈的声音,哪怕是爸爸您对我严厉的训斥声;与姐妹们互相打闹嬉戏的声音似乎还飘荡在耳边,无尽的思念只是为了将心中残存的记忆保留得更多一点、更久一点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那个叫‘军国主义’的魔鬼要将这个温暖的家庭瞬间摧毁?失去了亲人的疼爱,失去了童年的欢笑,作为孤儿的我只能在这面冰冷的墙上感受你们的存在。
  当天,夏淑琴一家四代6个人来到活动现场。32岁的夏媛说,小时候经常听外婆讲当年的事,随着年龄增长,自己更能体会到外婆遭遇的灾难。外婆非常坚强,她不但将孩子们一个个拉扯大,而且坚持与日本右翼分子作斗争、打官司。如今她也经常带着4岁的儿子到纪念馆参观、了解历史,“希望下一代人能记住这段历史。”
  昨天上午,凛冽的寒风中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家祭活动正式启动,佘子清、仇秀英、杨翠英、李素芬等遗属代表参加仪式。老人们脱下保暖棉帽,集体默哀,随即由家人搀扶着走上前,将黄色菊花放在冥思厅黑色墙壁中的亲人名字下。
  “那些事情历历在目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1937年12月13日上午,一队日本兵来到我家,从母亲手中夺过小妹妹,把她摔死在地上,父亲也被他们用枪打死。当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,由于恐惧吓得大哭,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3刀,我当时就昏了过去,不省人事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4岁的小妹妹的哭声惊醒,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,我俩哭喊着要妈妈……”85岁的夏淑琴老人擦拭着眼角说,就这样,她家9口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日本兵杀死了7口人,她一想起就忍不住流泪,眼睛都哭坏了。




  90多岁的李素芬老人告诉记者,虽然现在年纪大了容易忘事,但她仍时常回想起77年前她的父母、妹妹等8口人被侵华日军屠杀的情形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“1937年12月13日,我们要永远记住这一天。”李素芬说,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,希望和平的信念能长存每个人心中,让惨剧不再重演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

  死难者遗属上香,悼念遇难的亲人。 本报记者 崔晓 冯芃摄
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发生时,佘子清年仅3岁。他告诉记者,当年他的母亲被日本人残忍杀害,他和姐姐因为逃到南京西康路33号的美国大使馆而幸存下来。“我对这个事情牢记在心,始终忘不了,在睡觉的时候,日本人如何大屠杀的场景,就像放电影一样,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。”
  本报记者 肖姗 本报实习生 钱琎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冥思厅门前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夏淑琴的外孙女夏媛,饱含深情地当众诵读了由夏淑琴亲笔写下的祭文,文章中满满的都是对家人的思念。
  “当年日本兵进城以后,我家5口人就躲在离家1000多米远的地窖里。有一次,日本兵在我们住的地窖洞口放了一把火,烟熏得我们几个人都昏过去了。等日本兵走后,父亲出来救火,用手扒开一个缺口,将火扑灭,把我们一个个从地窖里拖出来,当拖我母亲时,她已经没气了。”仇秀英老人说,南京大屠杀给中国人民和南京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,如今她对年轻一代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他们永远记住这段历史,反对战争,热爱和平。
  我最爱的亲人们,现在我的生活很好,子孙满堂其乐融融。我很骄傲,因为我是战后第一位踏上日本国土,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;我很自豪,因为控告日本右翼名誉侵权八年后终于获得了胜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hg0088皇冠  

GMT+8, 2017-12-11 10:00 , Processed in 0.240886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 By HUXTea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